胡健生、广州嘉权专利商标事务所有限公司江门分公司与劳动争议一案民事二审

guanbin 2021年7月9日15:23:20
评论

胡健生、广州嘉权专利商标事务所有限公司江门分公司与劳动争议一案民事二审

当事人

上诉人(原审原告):胡健生,男,汉族,1985年6月26日出生,住广东省江门市江海区***********。

上诉人(原审被告):广州嘉权专利商标事务所有限公司江门分公司,住所地:广东省江门市蓬江区******************。

前审经过

嘉权公司答辩称:一审法院认定嘉权公司不需支付解除劳动合同的赔偿金是正确的。因为胡健生和嘉权公司解除劳动合同是基于胡健生严重违反公司制度而自己提出与嘉权公司解除的,嘉权公司并没有违法解除劳动合同,因此不可能产生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赔偿金。胡健生的诉讼请求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另外年终奖金为企业根据当年度的经营情况和员工的表现而酌定是否发放的奖金。胡健生在嘉权公司发放年终奖金时已离职且是因为严重违反公司制度而离职的,所以胡健生要求嘉权公司支付年终奖金没有任何的法律依据。嘉权公司也并非所有的在职员工都有年终奖,何况是已离职的员工,还是严重违反公司制度而离职的员工。
嘉权公司上诉请求:1、撤销一审判决第三项,依法改判嘉权公司不需支付胡健生2017年11月工资;2、撤销一审判决第四项,依法改判嘉权公司不需向胡健生支付竞业限制经济补偿。事实与理由:
一、胡健生2017年11月份的工资是胡健生承诺支付给嘉权公司的赔偿,嘉权公司不需向胡健生支付。胡健生因严重违反公司制度,违规私下接受公司客户的委托,为客户代理专利代理业务,并收取费用的行为,给公司造成了业务的流失,因而受损。根据嘉权公司在仲裁和一审阶段提交的胡健生签字确认的《保证书》、公司正常营业价格的《专利服务基本收费》和胡健生关于其私下接受委托的清单等证据,可以明确胡健生离职时确认其私下接受公司客户的委托给嘉权公司造成的损失“由公司按照正常营业价格计算后,从本人工资中扣减,多退少补”,且胡健生也确认了公司的正常营业价格和其私下接受委托的清单。因此嘉权公司根据胡健生确认的上述文件,计算出胡健生给嘉权公司造成的损失62500元,并从其工资中扣除,是基于双方的约定的行为,嘉权公司不应再向胡健生支付其2017年11月的工资。另外,嘉权公司在仲裁、一审阶段均提供了胡健生2017年11月工资条,明确胡健生2017年11月的工资构成,得出其应发工资为5812.5元,扣除其社保、住房公积金和个税后的(嘉权公司2017年11月仍为胡健生购买社保和住房公积金),实发工资为5292.56元。一审法院不理会嘉权公司提供的证据,根据平均工资的方式确认胡健生2017年11月的工资为7899.14元是脱离了嘉权公司提供的证据作出的错误认定。
二、胡健生在离职时已与嘉权公司解除其竞业限制约定条款,双方不存在竞业限制约定,嘉权公司不需向胡健生支付竞业补偿。一审法院认为胡健生在嘉权公司任职期间签订了《劳动合同补充协议书》(保密、培训及竞业限制协议),且在嘉权公司于2018年8月16日出具的《离职证明》中写到“与公司签订有《保密、培训及竞业限制协议》”,从而判决嘉权公司向胡健生支付竞业补偿。但胡健生离职时,在其本人自书关于违规行为的陈述和其签名的《保证书》中,都只是明确其遵守公司商密保密约定,均没有明确其离职后遵守竞业限制约定。鉴于商业秘密保密和竞业限制约定均在同一协议上,嘉权公司有理由相信,胡健生离职时的意愿是只遵守商业秘密保密的约定,放弃遵守竞业限制约定。且在《劳动合同补充协议书》中明确约定竞业补偿金是“通过银行将款项支付至乙方(胡健生)指定账户上”,而胡健生离职后,一直没有向嘉权公司提供过竞业支付的指定账户。再加上,胡健生严重违规的行为在本质上是一种在职的竞业行为。综合上述情况,嘉权公司认为胡健生在离职时没有遵守竞业限制的意向,离职后也非自愿进行竞业限制,双方的竞业限制约定已于胡健生离职时解除,嘉权公司不需向胡健生付竞业限制补偿。
胡健生答辩称:第一,嘉权公司没有证据能证明其损失,其要求胡健生支付赔偿的依据不足而且在劳动法的领域劳动者应当承担的赔偿责任是直接的经济损失,凡是间接地造成的损失劳动者是不应该承担赔偿责任的。第二,双方劳动合同已经很明确约定了有竞业限制的条款,根据司法解释,劳动者履行了竞业限制,公司就应该支付对价的竞业限制经济补偿款。
胡健生向一审法院提出诉讼请求:1、嘉权公司向胡健生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赔偿金73895.76元;2、嘉权公司向胡健生支付2017年奖金7700元;3、本案诉讼费由嘉权公司承担。
一审法院判决:一、确认胡健生与嘉权公司在2013年6月3日至2017年11月30日期间存在劳动关系;二、确认胡健生与嘉权公司的竞业限制规定于2018年10月解除;三、嘉权公司应自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胡健生支付2017年11月工资7899.14元;四、嘉权公司应自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胡健生支付竞业限制经济补偿15244.88元;五、驳回胡健生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本案受理费10元,减半收取5元,由嘉权公司负担。
二审期间,双方当事人均没有提交新证据。

本院查明

一审查明的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weinxin
江门国晖律所管斌微信
微信号码:15019897939,专业提供婚姻、债务、劳动工伤、交通肇事、刑事辩护等法律服务!
guanbin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7月9日15:23:20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wuyilvshi.com/106.html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